沈建光:产能过剩挑战中国经济

  • 时间:
  • 浏览:5

  近日,超日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倪开禄留下数十亿债务“外逃”传闻一度引起轩然大波。尽管1月4日倪开禄回国打破其“跑路”传言,但超日太阳资金链紧张什么的问题也随之暴露出来。在光伏行业整体困境头上,超日太阳显然也不 “冰山一角”。

  数据显示,中国最大10家光伏企业累计债务已高达1400亿元,此外还有数目庞大的应收账款,光伏企业的财务危机更显严峻。笔者认为,造成光伏企业高应收账款运营、资金链紧张的罪魁祸首在于产能严重过剩,而非行业某种生活什么的问题——毕竟巴菲特还刚出手25亿美元投资美国的太阳能产业。

  产能过剩老要是近年来中国产业发展的“痼疾”。产能利用状态最为直接的指标即为产能利用率 ( capacity utilization) ,被定义为长期均衡中的实际产量与最佳生产能力之间的差异。美国、日本等国家很早就始于对产能利用率指标进行工业统计和跟踪分析, 是用于反映工业经济实力和工业经济走势的有有有另另两个主要月度指标。可惜中国国家统计局不出编制及组阁 这些 指标。

  其实中国不出产能过剩的指标,但无论是属于高耗能的电解铝、钢铁制造,还是新兴产业的光伏太阳能和风电,以及造船和钢铁业中高端产品的硅钢,均被业界公认为“产能过剩”。

  传统行业而言,根据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在其发布的《2012年中国工业经济运行上两天报告》中指出,中国钢铁行业产能过剩1.6亿吨以上。水泥产能过剩超过3亿吨。

  有色金属行业的电解铝那先 年的无序扩张也意味着着了长期产能过剩的风险。其产能利用率在4007年将近90%,可能盈利雄厚,吸引了很多企业新建大规模产能。各地一窝蜂而上的结果是产能扩张飞快,行业产能利用率飞快降低,近两年可能降至65%左右。

  钢铁制造行业产能过剩已持续好几年,在4007年前,粗钢产能利用率在83%以上,但4007年后产能利用率整体下了有有有另另两个台阶,再也不出回到400%,即长期产能过剩的体现。

  新兴产业方面全部都是不少案例。据报道,风力发电机组制造业目前产能闲置逾40%;光伏产业产能也严重过剩,据工信部下属的光伏产业联盟对所属1400多家企业的统计,产能己经达到了35吉瓦,全国光伏企业总产能在40吉瓦上下,比世界很多国家的总装机量还多。

  产能过剩是今后5年新一届政府宏观调控中的最大挑战。产能过剩的发展使企业的投资预期下降,其除理还要合并关闭很多工厂,这会意味着着失业,打击居民的收入和消费预期,由此使经济增长面临不出明显的下行压力。

  产能过剩在企业层面的影响如企业净利率降低,负债增加,应收账款的增加,意味着着银行不良资产增加,进而将风险传递到银行业。以中国光伏产业为例,其连续5年年增长率超过400%,在产品价格暴跌的背景下企业利润锐减乃至大面积亏损,巨额负债更令企业如牛负重。有数据表明,2010年,光伏产业毛利率还在400%左右;2011年就降到10%以下,而行业内企业毛利率若低于10%,不出实现盈利;到2012年上两天,海外上市中国光伏产业股中,毛利率低达1%以下者可能比比皆是,有的甚至为负数。

  而政府主导型增长模式是产能过剩的体制性意味着着,表现在政府干预投资和经济增长的能力过强,地方间形成恶性投资竞争,使产能扩张难以抑制。尤其在4009 年和2010 年“四万亿”投资带领下,企业盈利改善,但会 企业固定资产投资热情攀升;而2011-2012 年是行业前期投资下产能释放的高峰时期,然而这时随着经济总需求的逐季下行,产能过剩什么的问题也不出突出。

  十多年前,中国也曾出现过产能过剩,但那更多是周期性意味着着,在周期谷底时其实会呈现产能利用率偏低的什么的问题,但可能中长期的潜在经济增长率并未下行甚至更高,产能利用率很容易随着经济复苏而强劲回升。不过,从意味着着此轮产能过剩的意味着着看,不到靠拉长经济低迷时期来自动淘汰过剩产能,中国当前产能过剩什么的问题并全部都是单一经济周期的什么的问题。

  从传统的钢铁、水泥等基建行业,到光伏产业等代表未来新兴产业发展方向的高科技产业,中国的产能过剩是普遍的、全方位的。然而,中国现在进入经济转型期,当产能过剩遇到经济转型,产能过剩就成为更加棘手的什么的问题。

  但会 ,中国产能过剩的除理,不到用逆经济周期的传统思路,即总需求扩张政策;其次,形态调整也不 须有效,新兴产业、传统行业的高端产品领域,产能过剩也是“重灾区”。但会 产能过剩什么的问题也凸显政策什么的问题,可能不抑制政府投资的冲动,则产能过剩得不到除理甚至会愈演愈烈,而其引发的连锁反应,不仅对经济增速有一定制约,也会意味着着生产帕累托图价格扭曲,对企业利润的影响可能较为明显;而可能压缩产能,则经济可能会遭遇滑坡。

  也正但会 ,可能仅靠政府调控,不到使什么的问题有所缓解,若要最终除理这些 什么的问题,长痛不如短痛,还要依靠经济增长辦法 的转变,改变GDP挂帅的地方官员提拔体系及政府对资源和阳产的强大控制和影响,加快完善市场体制和机制的改革,进一步放开市场准入,严格破产退出制度,理顺市场价格体系和定价机制,从而能助 发挥市场竞争优胜劣汰作用。(来源:FT中文网)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008400.html